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新闻
40亿白酒项目来了,赤水河从头到尾全面“开花”
 [打印]添加时间:2022-09-03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552
   深埋在云南、贵州、四川省三界大山中的赤水河,是酱香型白酒最显著的地理标识。
 
  在赤水河右岸,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茅台镇、处于中上游的金沙产区与中下游的习水产区,构成了酱酒核心产区“金三角”;而在赤水河左岸,川派酱香也在加速崛起。
 
  白酒产业表达逐渐成为主流,产区则成为塑造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之一,产区崛起的底层逻辑也指向了白酒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因此,当左岸和右岸都已布局,“酱酒热”也渐渐从中下游上溯至源头。
 
  6月21日,云南省镇雄县投资服务中心发布《重点投资项目推介》,当地将投资169.53亿元,重点发展十大产业。镇雄县赤水河源“高品质”白酒产业项目位列其中,总投资金额预计达40亿元。
 
  镇雄县赤水源镇作为赤水河源头,打造首个“高品质”白酒产业园区,有着怎样的优势与机会,“美酒河”的名号,何时真正贯通全域?
 
  投资40亿
 
  建赤水源首个白酒产业园
 
  资料显示,镇雄县未来重点发展的十大产业分别为县城产城融合纺织服装产业项目、以勒纺织服装产业项目、印染产业项目、赤水河源“高品质”白酒产业项目、冷链物流产业园、辣椒精深加工项目、魔芋精深加工项目、肉牛养殖基地及肉制品加工项目、竹笋加工产业项目以及竹产品深加工项目。
 
  可以看到,镇雄县区位有特色、资源有优势、产业有基础、市场有需求、发展有保障。以此为基础,以赤水河加持,更能出好酒、出名酒。
 
  从白酒产业建设来看,镇雄县赤水河源“高品质”白酒产业项目建设地点为芒部镇、五德镇、尖山乡、以勒镇,计划分二期建设,工期预计为3年。第一期用二年时间建成1万吨规模白酒产能,投资20亿元;第二期用一年半年时间提升达到2万吨规模白酒产能,投资20亿元。
 
  项目还将建成1000亩白酒原料高粱示范生产基地,到2025年,力争全县实现2万亩有机高粱种植园。建成运营后,将同步拉动经济增长,带动相关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以及乡村振兴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再从镇雄未来重点发展十大产业的投资数额比例来看,排名第一的为县城产城融合纺织服装产业项目,预计投资49.74亿元;排名第二的便是镇雄县赤水河源“高品质”白酒产业项目,足见镇雄对白酒产业的重视。
 
  在建设赤水源首个白酒产业园上,镇雄县乃至云南省可谓做足了功课。
 
  2021年3月,复星集团战略投资部执行总经理王尊祥,就曾到访镇雄县考察白酒产业项目。据镇雄融媒报道,王尊祥在座谈会上表示,镇雄历史悠久、生态良好、资源丰富、交通便利,消费市场庞大,是一个值得投资兴业的地方。希望双方进一步加强沟通交流,围绕项目具体细节开展深入对接,争取早日达成合作共识。
 
  2021年5月,为做好赤水河“水”文章,推动生态环保与绿色高质量发展,镇雄县紧扣省委打好“三张牌”的定位,规划布局了白酒产业。之后,云南省投资促进局牵头,政府部门、白酒行业领域专家及企业组成的团队考察,在项目策划、选址、规划等前期工作做足了准备,在科学化规划选址,结合区域、气温、原料保障等因素,考察每个区域是否适合酿酒,全力布局白酒产业,此次投资建设,正是镇雄县推进产业布局的落地。
 
  综合来看,基于政府对赤水河上游发展白酒产业的重视,再加上镇雄县天然的地理与区位优势,在赤水河源头产酱酒,有望成为云南白酒产业发展的突破口。首个白酒产业园区项目的落地,不仅助推了云南白酒产业集群式发展,也将成为影响酱酒产区格局的新变量。
 
  赤水河“源头”接轨酒业
 
  说起镇雄县,想到的都是“赤水河源头”“赤水河上游”……但与白酒紧密相关的标签则少之又少。这不禁令人疑惑,为什么同在赤水河,镇雄县却没有像仁怀一样发展成著名酱酒产区?又或者是没有著名的酒厂或者产业园区?
 
  从产业经济状况来看,2022年1-2月,镇雄县财政收入为2.99亿元,而仁怀市财政收入为26.25亿元,地区工业产业以酿酒业为主,由此来看,刚刚在白酒产业崭露头角的镇雄,与仁怀的产业经济的距离较大。
 
  再看地理环境,镇雄位于云南省东北、云贵川三省结合部的镇雄县,素有“鸡鸣三省”之称,是享有“英雄河”“美酒河”“美景河”“生态河”美誉的赤水河发源地,森林覆盖率达40.7%,属于全国革命老区县。
 
  仁怀作为酱酒产区的中坚力量,不仅是中国酱香型白酒的发源地和核心产区,同时也是世界酱香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森林覆盖率达到56.35%,比全国森林平均覆盖率高一倍,酱酒酿造所需要的适宜的气候条件及好水、好土、好粮,使得仁怀当地自然条件成为全国内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独特优势资源。
 
  同时,在长期不断的酿造过程中,在仁怀各酒企聚集地附近,多种酿造微生物富集,形成了独特的酿造微环境,使得仁怀产区成为最适合酿造酱酒的地区。
 
  在同享赤水河赋予的天然条件下,相比仁怀,镇雄县酿酒的优势也略微薄弱,这和云南省没有白酒产业集群有很大关系。
 
  长期以来,由于投入资金少,云南白酒主要以作坊生产、中小企业生产为主。云南人喝散装酒、小锅酒、小灶酒的消费习惯,使得全省白酒小作坊遍地开花。这也反映出云南白酒市场的一大问题:小、散、乱。
 
  数据显示,2019年,云南持有白酒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从500余家降至320家左右,能正常生产经营的不足100家。但白酒小作坊却由十几年前的6000家上升到1万多家。大多数小作坊厂房简陋,设备陈旧,技术能力低,创新能力弱,缺乏质量管理制度,质量把关不严。这也直观地解开了镇雄县一直没有酒厂的谜底。
 
  2020年,云南累计生产白酒9.1万千升,同比下降7.3%;除了啤酒和葡萄酒的其他酒产量18.39万千升,降幅为0.8%。
 
  在2020年白酒产量又一次下降后,云南对白酒行业开始逐渐重视。据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的《关于促进白酒产业转型发展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到2023年,云南省力争全省规模以上特色酒品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00亿元左右,实现税收60亿元左右。要强化云贵川三省协作,力争成为全国白酒产业五强省区之一。
 
  虽然镇雄县距离仁怀还有很大距离,但依靠赤水河得天独厚的酿酒条件、云南省丰富的传统酿酒原料以及生物资源,建设第一个白酒产业园区,可以说是迈出了发展的第一步,这不仅将为云南省特色酒种酿造产业奠定较好基础,也为本地酱酒市场打开了新格局。
 
  加强白酒产业建设
 
  让赤水河从头“热”到尾
 
  从行业角度来看,资本上溯至赤水河上游,其实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赤水河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赤水源镇银厂村发源,一路穿越深山峡谷,向东流经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到达遵义仁怀茅台镇。在这里,赤水河猛然掉头向北,经贵州习水镇、土城镇,进入四川古蔺二郎镇,最后在四川合江县汇入长江。
 
  从茅台镇到二郎镇的60公里,赤水河沿岸汇聚着酱酒的主体力量,茅台、习酒、郎酒、国台、金沙、贵州安酒、钓鱼台等头部酱酒品牌均位于此。其中,中游的遵义、仁怀、茅台镇是最核心,下游集聚习水、古蔺、土城,上游还有位于毕节的金沙。
 
  伴随着酱酒热的持续发酵和产能扩张,资本纷纷加入,让赤水河流域成为一条货真价实的“黄金酒谷”。
 
  先看上游的酱酒力量。2021年,金沙酒业提出“来自赤水河上游”的品牌定位,围绕赤水河上游做品牌定位的金沙,不但拉高了金沙品牌的天花板,也凭借独一无二的上游优势,强化消费者对金沙产区价值认知。
 
  在赤水河中游的左岸,与茅台镇隔水而望的四川茅溪镇,也在政策与资本的推动下加速起势。2020年,泸州市政府宣布将投资200亿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一个“比肩”茅台镇的酱酒新产区正在浮出水面。
 
  在赤水河下游,右岸的习水产区产能规模达到10万吨,总产值超过133亿元,“十四五”末将推进产能至25万千升,力争实现工业总产值500亿、白酒销售收入300亿、税收100亿。
 
  如今,镇雄县打造首个白酒产业园区,丰富白酒产业版图,赤水河的源点也与上中下游、左右两岸共同发力。
 
  从目前的状况可以得出结论,一方面,赤水河的价值还未完全被发掘,在茅台镇独占天花板之下,上下游的企业战争刚刚开始;另一方面,整条赤水河已经被酱酒铺满,有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美酒河”,在产业集中的大趋势下,将从竞争和共振的角度,强化消费者对赤水河谷的认知。
 
  当前酱酒市场趋势,把赤水河谷推到了至关重要的地位,也让赤水河从头“热”到了尾,但仍要考虑扩张节奏和发展方式,在产业规模扩大的同时,需凝聚生态保护意识,共建“美酒河”,这才是酱酒核心产区的高质量发展之路。